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育服务 > 正文

《前后汉故事(图文本)》 | 上(23 美人和儿女)

发布日期:2021-11-18 10:56 来源:春风文艺出版社
摘要:汉王被楚兵紧紧地围住,不知道自己的将士儿郎们都到哪儿去了,眼前没有一个大将能护着他冲出去。

汉王被楚兵紧紧地围住,不知道自己的将士儿郎们都到哪儿去了,眼前没有一个大将能护着他冲出去。正在十分危急的时候,忽然西北方起了一阵大风,往东南刮过去,一霎时飞沙走石,把地上的尘土刮起十来丈高。四周的人睁不开眼,站不住脚。楚兵慌里慌张,乱纷纷地四散奔走。汉王趁着这个机会,使尽平生力气,两条腿往马肚子上一夹,随着风向,冲东南方直奔出去。一直跑了二十来里,才缓了一口气。

霸王见风刮得稍微缓和了些,急忙查问汉王的下落。有几个士兵说:“大风刮得这么厉害,我们只好蹲在地下,才没给刮倒,等到我们站起来四面一望,好像有人往东南跑下去了,可不知道是不是汉王。”范增跺着脚,说:“啊,真可惜!给他跑了。这会儿要是给他逃出去,将来后患无穷。”

霸王立刻派丁公和雍齿两个大将带领三千人马,火速追上去。丁公带领前队,雍齿带领后队,两个将军一先一后地向东南大路追赶。丁公很卖力气,一马当先,把别人都撇在后面。不一会儿工夫,他追上了汉王,汉王还有命吗?他可挺机灵,回过头来大声地跟丁公说:“丁公,我是逃不了啦。可是,您是个好汉,我也是个好汉,好汉眼里识好汉,何必这么过不去呢?您要是高高手,我决忘不了您。”丁公一听汉王称他为“好汉”,早就脑袋发晕了。他想,“人情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”,就说“您快走吧”,还真把汉王放了。

丁公怕手下的人说话,就停下来,慢吞吞地拿起弓箭来,胡乱地射了三箭,回来了。走了没多少路,正碰到了雍齿。雍齿问他:“您见到了汉王没有?”丁公说:“见倒是见到了。我连连射了几箭,没射中,给他跑了。”雍齿说:“唉!已经见到了,怎么还让他逃了呢?我去追。”他就快马加鞭,向前追上去。

汉王沿路逃跑,已经没有力气,那匹马也跑不动了。眼看着天黑下来。正想下马休息一会儿,往后一看,追兵又赶上来了。他想找个地方躲一躲,凑巧找到了一口枯井。他连忙下了马,把马打了几鞭,让它跑去,自个儿跳到井里,缩成一团,静静地躲着。不一会儿,只听见大队人马从井旁过去。又过了一会儿,朝上一看,只见灰扑扑的一圈天空,竖起耳朵来听一听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他知道楚兵已经全过去了,正想爬上来,突然听见那队人马又回来了。他只好再静静地待着,直到最后的一个人也走远了,他才拿出宝剑来把井边的土挖了几个窟窿,登着窟窿爬出了枯井。

天已经黑了,那匹马也不知道到哪儿去了。他只好提着宝剑慢慢地顺着小道走。这光景让他想起要比斩白蛇的时节还可怜,走了一阵,矇眬中瞧见那匹马还在山岗子下吃草。他就上了马,再往前走。他一心想到下邑(在梁地)去,那边有吕氏的哥哥吕泽守着。因此,他只朝着那个方向,不管大路小路,就向前走去。又走了几里,听见有狗叫的声音,还瞧见树缝里有几点灯火,那一定是个村子了。

汉王朝着灯光走去,打算在村子里过一夜。还没走进村子,就碰见了一个老头儿,也是往村子里去的。汉王见了他,就像碰到了救星一样,连忙下了马,挺恭敬又挺可怜地恳求他帮帮忙。老头儿挺豪爽,领他到了自己的庄院里,请他上坐,问了他的姓名来历。汉王也不隐瞒,一五一十地都说了。那老头儿一听是汉王,连忙趴在地下磕头,说:“原来是大王。小老儿罪该万死。”汉王一面请他起来,一面问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?家里有几口人?”那老头儿说:“小老儿姓戚,虽然有些田地,可是家里只有一个女儿。”说着就进去叫他女儿赶快预备一些吃的、喝的。

他出来又对汉王说:“村子里实在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来。”汉王也客气了一番,说是已经多多打扰了。不一会儿,出来了一位小姑娘,手里端着酒和菜,眼角里瞟着那位贵宾。戚老头儿叫女儿放下酒和菜向汉王行礼,她就拜见了汉王。汉王瞧着,连忙向她还礼,还问她:“今年多大啦?”那姑娘也不回答,把吃的、喝的放在汉王面前,一转身就进去了。

戚老头儿给汉王斟酒,汉王叫他一块儿喝。汉王一连喝了几杯,又吃了不少菜,身子一舒坦,精神更好。彭城和睢水打败仗的情形和丁公、雍齿追赶他的危险,全让戚家的小姑娘的那股子可爱劲儿淹没了。他仗着大王的身份,借着酒气,问戚老头儿:“令爱多大啦?长得挺美。有了婆婆家没有?”戚老头儿一知道他是汉王,早就殷勤得不能再殷勤。现在汉王这么看得起他的女儿,他哪儿能错过这个机会哪,就挺小心地回答说:“小丫头今年十八啦,早该出嫁了。去年有个相面的,说她是贵相,就痴心妄想地等着嫁给贵人。今天大王到了这儿,不知道要不要她伺候?”汉王随手解下一块佩玉作为聘礼,请老头儿叫“戚夫人”出来一同喝酒。戚夫人就这么陪着新郎。戚夫人因此有了喜,给他生了个儿子,就是后来的赵王如意。

第二天起来,吃过早饭,汉王就要辞行。父女两个想留他再住几天。汉王说:“汉兵打了败仗,将士们还不知道我在哪儿,我怎么能老在这儿待着呢?等我收集了散兵,得到了大城,那时候再来迎接您跟令爱。”他们只好送他出了村子。

汉王骑着马,上了大路往南走去。约莫走了二十来里,忽然间,后面尘土飞扬,看过去总有好几百人马向这边追上来。汉王赶紧躲在树林子里,让追兵过去。他从树缝子里偷偷地一瞧,叫声惭愧,原来是自己的人马。那个赶车的正是滕公夏侯婴,车上还坐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,汉王这才奓着胆子,出来叫住夏侯婴。

夏侯婴下了车,说:“司马欣和董翳投降了霸王,还把太公和夫人拿去献功。我没有办法,只好带着几百名士兵出了西门,一路上杀退了一些小队的楚兵,四处寻找大王。半路上碰到了公子和小姐,走了一天一夜,才在这儿找到了大王。太公和夫人虽然给楚人掳去,幸亏救了公子和小姐,还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”

两个小孩儿,一个五岁,一个三岁,这会儿才哭哭啼啼地叫着“爸爸”。汉王说:“夏侯将军拼着性命地救了你们哥儿俩,你们可别忘了他的大恩。”汉王、夏侯婴和两个孩子,还有个赶车的,全挤在一辆车上,向下邑跑去。

汉王见了两个孩子,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老婆和老头子来,不知道他们这会儿怎么样了。昨天跟戚家的小姑娘过了一宵,不知道这会儿她又怎么样了。他正想着想着,猛一下子听见后面又是乱哄哄的一片喊杀声音。夏侯婴问了小兵,就惊慌地说:“季布带领着一队人马已经追到这儿来了。”汉王慌慌张张地说:“快走吧,快!”汉王的车向前飞奔,后面的楚兵紧紧地追着。汉王的车跑一阵,季布的兵马追一阵,眼看就快追上。汉王怕车马跑得慢,把心一横,就把两个孩子从车上推下去。夏侯婴赶紧跳下车去,把他们抱上来。

汉王骂着说:“我们自己的命都保不住,还管孩子干什么!”夏侯婴说:“他们是大王的亲骨肉,怎么能不管呢?”汉王不像夏侯婴那样长着婆婆心肠,他只要车马快,不管别的。他又把两个孩子踢下车去。夏侯婴又下了车,两个胳肢窝里夹着两个小孩儿,跳上一匹马,紧紧地跟着汉王的车。这一来,汉王的车少了三个人,还真跑得更快了。季布给后面的汉兵抵挡了一阵。他追不着汉王,只好带着兵马回去。

季布回到楚营,也像丁公跟雍齿一样,说明为什么追不着汉王。霸王很是着急。范增劝他,说:“刘邦已经逃远了,大王不必过于心急。只是这次我们虽然打了个胜仗,可还没碰到韩信。要是韩信带兵前来,大王不可不小心防备。”霸王冷笑一声,说:“那个钻裤裆的也不过比魏王豹稍微强点罢了,怕什么?”回头就对武士们说:“把刘家的老头子跟女人带上来。”

他指着太公说:“你儿子刘邦太没有人心。我封他做了汉中王,他不但不知道感恩,反而打到关中,夺了我的土地。叛逆就该灭门,这是谁都知道的。刘邦是叛逆,你们都该处死。”范增拦住他,说:“刘邦虽然打了败仗,韩信的兵马还挺强的,战争不能就此算完。杀了他们,冤仇越结越深,还不如留着他们当作抵押,也好叫刘邦不敢过于放肆。”霸王是个豪爽人,就吩咐虞子期好好地收管他们,供给他们衣、食、住宿。他又带领着兵马回过头去攻打齐王田广。

田广和田横自己觉得势力孤单,再说霸王新近大破汉军,来势汹汹,就投降了。

霸王收服了齐地,回到彭城,跟范增和项伯商量再去征伐汉王。范增说:“刘邦和韩信已经回到荥阳,萧何也派遣关中士兵前去援助,大约有十几万人,一时不容易对付。听说魏王豹在睢水打了败仗,被刘邦骂了一顿。他垂头丧气地回到平阳,天天怕刘邦去害他。大王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打发使者去劝他归附,他一归附,韩信必定发兵去攻打他,大王就可以直接进攻荥阳。”霸王同意了,可是派谁去劝魏王豹呢?